趣闻

《日下书》:关于日本出版业的逸闻趣事

时间:2020-08-25 06:19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

  文字的气质与写作人的品性一样,有暖有凉,有坦荡有内敛。冬天里当读一本暖的书,暖好心情之后,放眼看到的一切都变得温暖亲切起来。那写书人的心自然是热的,所谓文如其人,热心肠才能写出暖文章来。

  随笔就更是如此。爱写随笔的李长声一定是位爽朗热情的老先生,看过他的《日下书》就知道。《日下书》是随笔集,每篇文章都不长,内容围绕日本出版业的各路人马大事小情展开。难得的是篇篇都能开阔读者眼界,下笔又能写得有情有义。作家、编辑、书评家、旧书店老板,李长声寥寥数笔,短短小文,将一个个人物写出光彩,妙笔生花。漫画书,藏书票,旧书交易会,纷纷从书里跳脱出来,带出一个个藏在时间深处的故事。

  旧书铺老板出久根达郎伏在书店深处的收款处写稿子,一天仅写一两页,写出《佃岛二人书房》,获得第一百零八届直木奖;日本人称“激辛”的佐高信,下笔毫不留情,化笔头为枪头,批得“破烂书”毫无藏身之处,若是有气馁或者要气馁之时,他就读鲁迅来给自己打气;公开上市的出版社幻冬舍的创办人见城彻,三十岁之前每晚喝酒结交朋友,将年终奖借给作家中上健次救急,而后作家得芥川奖,以奖金还债,见城彻称中上健次是“把我作为编辑锻炼的最难忘的人”。散记里写下许多人,但个个鲜明,让人过目不忘,机缘巧合让他们在一本书里相遇,构成日本出版行业一幅生动的图景。他们的朴实温和,他们的直言不讳,他们的坦荡豪情,李长声从一件件小事趣闻中,写出暖乎乎的人情味来。无论什么时代什么国度,最暖人心的还是那些有真情的人们的故事。

  李长声的随笔不仅暖,而且趣味横生,知识面广泛。《日下书》关于书但是并不拘泥于书,日本社会里与书刊相关众生百态,都在李长声笔下活泼起来。日本书店里的认为“窃书,不算偷”的青少年“孔乙己”,拿装帧精美的书刊作为饰品走路乘车的女性,因日本漫画片打入欧美而大骂“文化侵略”的法国总理,动静皆宜,全部落入书中,成为李长声笔下小小一桩可会心一笑的幽默。口号为又欢喜又向上的“友情、努力、胜利”的漫画杂志《周刊少年跳跃》,木材纹理优美、“锦绘”而成的日本藏书票,对稿酬微薄的穷作家提供救济的种种方式,他笑呵呵地写出来,看得人真是长见识。

  学者离不开书,《日下书》呈现出日本出版业的千姿百态,令人能从另一个角度了解日本,而其中针对图书行业的经典评论,亦能令人回头看看我们自己国家的出版业,哪里好哪里不好,经老先生一比较一点拨,了然于心。

  好文章就如冬天里一杯暖透的清酒,喝下去浑身都暖得舒坦起来,而且余香满口。李长声的《日下书》恰好就是这样一杯热酒,他用老人家独有的丰富阅历与深厚学识,以活泼的笔触写出来的,是既包含了个人命运跌宕起伏、又浸染了整个日本社会风气的日本出版业。他仿佛一个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心怀天下的老神仙,一切都看进眼里,写出通透练达的文章给我们看。而他自己,则活得潇洒自在,“时间都是从晚上开始的。晚上出门喝酒,喝完回家倒头大睡,隔天起来看书、写作,天黑了再去喝酒!”

全景网 @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